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体育新闻 社会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文化 星声星语 娱乐新闻 大咖名流 科技前沿 金融新闻 历史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
阅读新闻

抓捕细节披露!2018年大连特大杀人案侦破千余民警奋战5昼夜

发布日期:2022-09-01 07:34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4月17日下午,一个急匆匆的报警电话见证了辽宁大连普兰店“4.17特大杀人案”掀起的巨大风波。四名死者身中多刀不治身亡,作案嫌疑人却不知所踪,一场“人海捞针”的搜索就此开始。接下来的五个昼夜是千余民警连轴转奋战破案的五昼夜,最终,嫌疑人在锦州落网,并于2019年11月25日二审定案,这场震动四方的大案终于落下帷幕。

  打破宁静的报警电线分左右接通的,报警人连连陈述“杀人啦,杀人啦”,事发地点位于距离大连市普兰店区城区约30公里的大谭镇赵屯村大崔屯。

  接获报警后,民警立即出动前往案发地。差不多与此同时,当地村民也呼叫了120,冀望着被害者还有可能被抢救成功的机会。然而,看到案发现场的惨状,就连是经验丰富的民警也感到触目惊心。户主崔老汉和他的妻子、长子、次子一共四口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多处刀伤,倒在血泊之中。经检验,四名被害人被发现之时,都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即使120也迅速赶到现场,却早已是回天乏术。由于凶手手段残酷、现场惨不忍睹,事发地又是一个有数百人定居、居民之间彼此十分熟识的自然村,案发之后很快就激起了人心惶惶的不安氛围。民警在勘察现场、处置后事的同时,也即刻在村中开展调查走访。

  很快,名为崔家会的男子进入了警方的关注范围。被警方初步判断有着重大作案嫌疑的崔家会时年51岁,同样也是自小就生活在这个村子的居民,对周围的道路、交通等地理环境非常熟悉。他与被害人一家是邻居关系,据其他村民提供线索称,此前因为生活中的冲突纠纷,他曾经和好几家邻居都发生过矛盾。而就在事发当天的下午,在小卖部和崔家会一起打牌的村民曾经看见他把钥匙扔给自己的父亲,还对父亲说自己不想活了,“你就当白养了我这个儿子”。种种细节汇聚拢来,崔家会的作案嫌疑逐渐升高,然而距离案发时间并不太久,整个崔家屯里里外外,已经无论哪里都找不到崔家会的人影了。

  千人缉凶眼看情况紧急,当地警方迅速启动了一级勤务,首先在附近所有的应急卡口设卡拦截,又从别处调集警力前往周围的村庄山林等地进行摸排围捕。在公安部、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下,专案组也立刻组建起来。由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亲任组长坐镇指挥,组织了精干人手参与行动,同时协调调动各方资源来缉捕嫌疑人。然而由于报案时刻已近晚间,犯罪嫌疑人始终不见踪影,随着夜幕降临,找人的难度越来越大。民警推测,其很可能是有所准备、刻意潜逃,而且具备熟悉当地地形的条件,极有可能连夜躲进了深山小路之间。要在林深草密、照明稀少的深山里找到一个人,其难度可想而知。

  专案组一边指挥人力进行搜索,一边也扩大侦查范围,从嫌疑人的亲朋好友、社会关系等方向入手,希望能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普兰店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邱博分析后认为,嫌疑人表现得非常狡猾,一旦进入深山密林之后,范围太大警方就难以有效搜索,只能以布控作为主要手段实施堵截。这同时也显示出另一个可能性:很可能嫌疑人本人对周边的地形地貌非常熟悉,作案之后就立刻通过小路逃离了当地。针对瞬息万变的情况,专案组多次召开专题分析会,将已经获知掌握的情况进行汇总分析,同时也调集相关各警种部门协同作战,共同致力将嫌疑人早日缉获。在周边地广人稀的山区,警方先后组织了1600余人次进行了不少于5次的大范围搜索,在车站、路口等地共设置了14处临时卡点。先后受抽调参与搜索的单位社区警力共有200余名、街道乡镇工作人员50余名、发动群众600余人,这些力量有的进行实地搜索,有的则投入对附近街道乡镇的地毯式走访排查中。案发第二天,也就是4月18日的12时14分,为了尽可能调动社会力量,警方又向社会公开发布了一份悬赏通告。

  在这份通告中,不但附上了嫌疑人崔家会的照片,还详细描述了其年龄、外形、衣着等特征,面向社会征求有价值的线索。短短时间内,光是悬赏通告就发出去了4.3万份;而更广范围的走访摸排也很快获得了新线时许,也就是案发后的几个小时,崔家会曾经出现在同属普兰店区的沙包镇。这里住着崔家会的一户亲戚,当时,崔从这家人手里借走了800元钱和一件黑色无帽的棉袄。新的路线节点沙包镇、新的衣着外观,专案指挥部得到这一消息后,立刻调整方案,制定了新的追缉策略。

  以位于沙包镇村的该亲戚家为中心点,辐射到附近周围辖区共计九个派出所。由村民组长负责走访布控,民警则集中精力对交通路线附近的线索进行挖掘追查。经过对当地千余家住户及商铺进行广泛摸排之后,果然从中挖到了重要的信息。4月18日11时40分许,嫌疑人曾经出现在沙包镇另一个村子的小商店内,他在店里购买了一些食物,并向店主打听前往安波镇和莲山镇的路线。当时这个店主并未接触到与案子相关的任何信息,开店的遇到有人问路也是常事,因此店主并没有觉得有何奇怪,向他指明道路之后嫌疑人就向西南山上离开了。新的方向、新的路线,沿着其中透露出来的讯息,数百名警力仍在进行紧张有序的排查。然而接连两三天过去,关于嫌疑人的踪迹或者去向,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新进展。

  来自锦州的新消息连日来不放松的高强度蹲守和搜捕,让所有参与行动的民警都感受到了深深的疲惫。身体上的疲劳还是其次,心理上的压力更加巨大。嫌疑人究竟躲藏到了哪里?又采取了什么样的交通方式来逃避搜查?此前侦查获得的信息究竟是真实信息,还是嫌疑人故意留下来进行迷惑的烟雾弹?这样一个使用残忍手段杀人害命、受害者多达四人的不安定因素,给当地民众的生活带来了深重的阴影。嫌疑人一天不被找出来,谁也无法确定他会不会再做出什么伤害他人的事情。

  怀着这样的想法和责任感,虽然接连几天的搜索没有获得满意的结果,专案组和所有参与行动的民警也仍然不敢有丝毫松懈,甚至还加紧了搜索的力度。直到4月21日晚间,案情终于出现了新的曙光。从锦州传来了犯罪嫌疑人崔家会现身的信息,在专案组统一组织调配之下,参加行动的民警来不及从几天的辛苦之中稍微喘一口气,立刻就马不停蹄地赶往锦州。锦州当地警方与追缉团队紧密配合,终于,4月22日凌晨零时31分,犯罪嫌疑人崔家会在锦州市凌河区被抓获。此时距离杀人案发,已经过去了接近五天的时间。这四天多的时间内,嫌疑人是怎么从事发地大连普兰店跑到锦州的?而4月17日发生在普兰店的惨案,究竟是不是嫌疑人所为?经过了对嫌疑人的紧急突审之后,这一切事实都逐渐水落石出。

  案件原委水落石出2019年4月,在大连市中级法院出具的一审判决书中,记载了崔家会杀人行凶的过程。原来,崔家会与被害人一家的房屋彼此毗邻,仅仅只隔着一道浅沟。二十多年来,由于养畜排粪、用地界限等诸多原因,双方累积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零碎矛盾;而所有矛盾之所以在4月17日这天总爆发,则与崔家会门前的一个粪坑有关。在大崔屯,几乎家家户户家里都养了猪,崔家会也不例外,为了充分利用家养那一二十头猪的粪便,他还在家门前不远处修了一个粪坑。17日下午,他和同村人在小卖部打完牌之后回家,却发现粪坑里被扔进了一些石头,当时崔家会“一下子火就上来了”。由于此前邻里关系就相当紧张的原因,崔家会几乎立刻就把怀疑指向了被害人崔伦治一家。按崔家会自己的说法,他发现此事之后立刻就去了邻居家理论。

  崔伦治的妻子王金凤说“崔伦治能干出这样的事”,双方因为扔石头进粪坑的事引发矛盾,冲突愈演愈烈。最初的争吵爆发于崔家会和崔伦治长子崔家发之间,两人不但相互争闹而且还出现了拉扯。崔家会跑回自己家拿出了平时杀猪用的尖刀,冲回邻居家对着崔家发胸腹连捅数刀。崔家发的父母崔伦治和王金凤见儿子受伤倒地,便上前厮打,两人也先后被崔家会用尖刀捅刺倒地。此后,崔家会又持刀赶到另一邻居、崔伦治的次子崔家东家,又对他也进行了多次捅刺。之后崔家会决定离家逃跑,走之前为了泄愤,他还再次向已倒在地上的王金凤、崔家发捅刺数刀。据医学鉴定显示,86岁的崔伦治、79岁的王金凤、58岁的崔家发和51岁的崔家东均因为身中多刀,被刺切导致了脏器、主动脉破裂引发大出血死亡。

  为了躲避警方缉捕,崔家会逃离居住区域之后,趁着夜色钻进了附近的深山,一路沿山路连夜步行逃离。21日上午,崔家会利用熟悉小路的优势避开卡口,逃到了瓦房店周边,在这里转乘多辆小型客车,最终躲进了锦州。而崔家会行凶所用那把长约30厘米的杀猪刀,则在他逃跑过程中,被藏在了车站附近的一堵水泥墙缝里面。那么,与崔家三人因为争吵而杀伤对方之后,崔家会为什么还要特地跑去杀害住在另一座房子里、当时也不在现场的崔伦治次子崔家东?他的说法是想到自己已经杀了这家三个人,这事迟早会被崔家东发现,为了避免所谓“后患”便狠下心来“斩草除根”。

  此案的审理与宣判2019年4月,大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最终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大连市中院认为,基于此案中被告人崔家会的作案手段、杀人意图和社会危害性等方面考量,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大连市中院还作出连带判决,判崔家会赔偿死者家属经济损失共计16万余元。在一审判决之后,崔家会提出上诉,他认为自己杀人是被逼无奈,死刑量刑太重。他的辩护人也表示,这个案子的导火线来自邻里纠纷,被害人的行为部分成为了案件起因,而且被告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也表达出了较好的认罪态度。2019年11月25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的裁定,也就是维持了一审原判。12月27日,受害人家属崔向荣收到了此案件的二审裁定书。崔向荣是被害人中老夫妇俩的女儿,受害的四人分别是她的父母和兄弟,媒体对她进行采访时,她说“只想他判死刑”。在为受害者处理后事时,崔向荣光是擦掉遗体身上的血迹都用掉了大量的毛巾,这样的惨状她这辈子不可能忘得掉,也无法原谅凶手的所作所为。“终审判下来了,我们就踏实了。”崔向荣这么说。

  结语辽宁省高院之所以在二审中作出“维持原判”的决定,首先因为案件起因的粪坑填石事件并无证据证明是被害人所为。其次,崔家会的行为符合了“二次加害”的定义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这是因为其连杀四人之后,还返回了现场对其中二人进行再度加害,法官认为这表明其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恶劣,因此不足以轻判。在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难以避免矛盾和冲突的产生,但是生命一旦消失就不可能再回来,无视生命神圣而带来他人家庭悲剧的行为也是不可能得到法律姑息的。面对残忍到令人发指的罪行,不管用了多少小聪明去逃避法律惩罚,也无法避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结局。

  参考文献:《重磅!普兰店“4·17”特大杀人案侦破纪实》;大连日报;2018-04-22《大连警方:正侦破特大杀人案,网传行凶视频与本案无关》;澎湃新闻;2018-04-19《大连发生特大刑事案件警方悬赏通缉嫌疑人》;北京青年报;2018-4-18《男子因琐事持杀猪刀杀害邻居一家4人终审被判死刑》;澎湃新闻;2019-12-28日

体育新闻   社会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文化   星声星语   娱乐新闻   大咖名流   科技前沿   金融新闻   历史咨询  
Power by DedeCms